都敏俊和雪地靴的故事,轻微剧透

信号是属于浪漫主义的 用连缀的 相对独立但又互有牵扯的不同案件
和两条跨越时空的剧情线 讲的是更抽象一些的东西
是对讲机那头的历史发来的疑问:未来是个更好的世界吗?也是李才韩笨拙的“为了明天”
就像跨越二十年的凶手终于落网 同一时刻
二十年前的世界里的李才韩在电影院里独自为爱人痛哭
二十年后的世界里的朴海英沉默地注视着首尔的万家灯火
人与世界之间那一条血泪斑驳的脐带 平静地躺在永恒的时间之下 触目惊心

《信号》这部戏,关于案件现实原型的讨论已经相当多,所以换个角度,聊聊人物个性与泪点。

韩国片看得不多,信号算一个。小鸡强力推荐,我本着试试看的态度,却停不下来了。
澳门威斯尼人平台,剧本有点类似命运石之门。
故事简单的说就是正义、善良的李刑警的对讲机循环穿越,和1999年仁川女高中生案件中被冤枉的朴善宇弟弟朴海英、女刑警车秀贤三人联系在一起的故事。其中穿插了电车杀人案、95贪污腐败案、塑料袋套头案,拐卖事件。

秘密森林是相对冷感又克制的
连主角本身的设定就是割掉了一部分大脑的情绪感知能力近无的面瘫
整整十六集都始终专注在一个案件上 一层一层地挖 一层一层地暗下来
魑魅魍魉一一浮现 权力的冷血 日常的悲剧 正义者的沉沦 杀人者的怒火 假面
真心 所有东西共同构成密不透风的庞大森林 人们穿行其间
抵御着所有阴气的侵蚀 但抵达的结局依然是黑暗的
编剧也无心哄骗任何人监狱即是正义的终点
但森林里只要还有那样一些人固执己见 举着火把不肯适应
那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 其他的也都好 只是如果真的会有第二季的话
希望多给曹承佑和裴斗娜一点点 love line 吧……这若有若无
稀薄至极却又甜蜜爆表的粉红气氛太挠心了 再多一点点 一点点就好

金允珍诱拐案件,透露出的信息是过去和现在可以联系。

每一集都有大量的信息输入。就说说最后一集的故事。
当我认为大家都只关注故事、故事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越来越觉得故事没有开始精彩,大家都傻乎乎单枪匹马改变事件,却没有人关注游戏规则,不能叫人帮忙,不能提前去侦察吗?15集的时候颠覆了我的想法,李才韩在千钧一发之际,叫人帮忙了,改变了被安系长击杀的命运。与此同时,朴海英也中枪陷入危机。过去改变,结果得以生还。
可是这次变化得太大,朴海英去找李才韩的父亲,却得知李才韩仍然消失了十五年。而朴海英不再是刑警,而变成了警卫。朴海英慌忙回家找对讲机,可是却毫无踪影。朴海英在疑惑中漫步在街头,钻入边的一家店,李才韩和车秀贤竟然在谈恋爱,仿到李才韩他们在讨论是否还在追查案件。画面一瞬间消失,那是15年前的画面,他两吃了最后一顿饭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发生了什么呢,画面又回到了改变过去后的新场景。李和警长谈论该怎么活着的时候,冲出了一大群人围殴了他们俩。金范周死亡,李才韩失踪,被认为嫌疑犯。金范周代替之前的替罪羊也成为了替死鬼。权力面前,真相一次次被掩盖。朴海英这次只想再找到无线电,试图做最后一次改变,可是追兵已经赶来,成为2000年11月20日的事件,朴海英灵光一闪,就算没有对讲机也能改变未来,是用什么方法呢,就是修改李才韩的随身笔记。过去和未来都是联系在那一个小纸条上,联系过去和未来的命运在于32-6.结果却是软盘,晋阳城市开发案的主犯议员。接下来不想写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鲤_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透过神奇的道具——对讲机,两个不同时空的警察展开了对话。他们的个性,在这个案件里就有着深刻的体现。李才韩的结局从第一集里就埋下悲剧的伏笔,他习惯于单枪匹马,从警十几年依然不改初心,始终觉得犯错的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如果遇到的是识才惜才的上司,比如一开始的老班长,尽量为他挡掉些风霜,也许走得会更长一些,但是人生岂是如此顺畅的!因为他的冲动,尽管侦破案件,却导致了班长被调走、宿敌成为上司。树林里的那一声枪响,成为悬在本剧的谜团,让揪心的观众(尤其是我)只能一鼓作气看下来,等更新时真是挠心挠肝。

过去可以改变,但是不能轻易改变。因为可能有其他无辜的人受牵连。
过去变了,却有些事情一直没有改变。
当认为对讲机可以改变过去的时候,拼命想救人的时候,却无意间早就了现在的事实。
就算不一定能改变也要拼尽全力,即使世界都是黑暗的,也要为了荣耀而战。

朴海英有着年轻人的冲动、外向、自我表现,善于观察细节和归纳总结,这也为他后来的身份—-侧写师作了铺垫!看过《犯罪心理》的人都知道,侧写师的强大就在于观察场景和人物后,就能描述出犯罪分子的性格特征和生活习惯。朴海英在金允珍诱拐案中通过观察杯子鞋子等物品的摆放、指甲长短、衣着首饰,快速分析出案犯的性格特征,不断揭开迷雾,简直如有神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皮曲蛐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同时,朴海英的部分成长历程也展现出来。按照国产剧的思路,这个案件就应该是朴海英成为警察的原因——童年时的小伙伴被诱拐和杀害,小伙伴的母亲一直以来挂着伸冤的牌子在街头站着,从而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成为警察的正义梦想,然后一路在队友的掩护下侦破无数匪夷所思的案件、走上人生巅峰。然而编剧让我们看到的是,朴海英内心对警察这个职业是有偏见并不以为然的,他觉得正义很难通过警察来获得。

佩服韩剧编剧的一点是,他们可以将时事与编剧结合得相当精彩。诱拐案件的结局,是犯罪分子强大的心理素质与诉讼时限法之间的较量,看着她迈出审讯室大门,等待正义的受害者的母亲一脸不可置信,这种激烈的情感让观剧者的愤怒也不断上升,所以当后来事件发酵迫使法律更改,显示杀人案永远不会有诉讼时限,这口闷气才逐渐呼出。一方面透露出社会腐败与人性之恶,另一方面透露出始终有人为了正义奔走、身死而志不灭。这个社会永远不会缺少好人,也不会没有坏人,文明就在好坏博弈间螺旋式的提升。

这里最戳泪的就是金允珍的母亲。被勒索5000万,他们拿出来了,等来的确是女儿的尸首。十几年来始终在为女儿哭诉,在脖子上挂着牌子风雨无阻地出现在街头,只能期待凶手伏法。然而被利益名声蒙蔽的警察局长,只想早点解决这个麻烦,根本无心寻找,只是作秀。越是回想当年家庭之幸福与优渥,越是觉得现在之不幸与苦涩。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