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不过是个可悲的小人物,愤怒比慑人好玩

看到片名的时候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孩子报复母亲的行动,当然,人人都爱想当然。看了简介之后,决定挑着片段看,却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
当我身处这样的一个家庭里面的时候,如果我不是埃斯特,而是其他四人中的任何一人,我会如何?是继续做帮凶的哑女麦克斯,还是独自需找证据的叛逆小孩丹尼尔,或是不能允许人生出现任何瑕疵的妈妈凯特,亦或是有过背叛的愧疚父亲约翰。
我不可能是谁,因为我是他们。他们代表了我们人性中的不同面,而埃斯特则是一个利用鲜血告诉我们你的生命并不完美的叙述者。五个人的故事里面,只有埃斯特看起来是最冷静,而又冷酷的,但到后面的由爱生恨,难道不是我们性格中的一部分嘛?
在没有埃斯特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我们看起来彼此都有联系,有父母,有兄弟,有姐妹,有朋友,但是谁又想看到光鲜背后的我们。
哑女麦克斯总是温和的笑着,她是礼貌的我们,但很多时候我们是不得不礼貌着的,因为残疾,只是麦克斯是耳疾,而我们是心病。作为麦克斯,丹尼尔不会体恤你的悲痛,他只会嘲笑你的缺陷,而父母只是把你抱着,暖着,不愿放手,或是听你诉说,孤独,内心的孤独,使麦克斯宁可看一个素不相识的姐姐打着手语告诉你抬走尸体,帮忙行凶。因为她可以听见你的孤独。
作为失去洁西卡的妈妈,痛苦滋长着小小坟墓上白色的玫瑰,可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酗酒致使凯特伤害了自己的孩子,丈夫的不忠致使凯特濒临崩溃。当优雅的埃斯特走到她面前说“我真为洁西卡有这样一个妈妈感到骄傲。”的时候,她哭了,就像找到依靠的孩子。虽然这个依靠并不长久,也并不温暖,但也足够了。作为钢琴师的凯特,希望的是自己的孩子或伴侣有着相同的志趣,但正如埃斯特所说:“你小女儿麦克斯是个聋子,而你的儿子根本不关心。”这样的失落,埃斯特看到了,她去陪伴凯特,作为一个女儿的身份。还是孤独的内心,促就了凯特将埃斯特带回家,因为她带回的不是一个孤女,而是自己。
这个家庭中最让人头疼的是大儿子丹尼尔。可是你经历过青春期就会明白,他只是想得到认同,甚至是关注就够了。从一开始丹尼尔就反感埃斯特的存在,但毋庸置疑的是,埃斯特其实是丹尼尔内心的自己,他也想让众人围绕在他身边。所以他叛逆,不与人沟通,把自己放逐在世界的边缘,游走着,甚至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到埃斯特犯罪的证据并呈现给世人。
埃斯特最爱的人是爸爸约翰。抛开埃斯特作为成年女人对于爱情的渴望,作为一个孤女,也是渴望父亲的陪伴吧。这个世界上一个女孩所能接触到的第一个男人便是父亲,所以可以想象对于埃斯特而言父亲是这个家里最为重要的存在。作为父亲的约翰是个不错的父亲,但绝不是一个好丈夫。他会一意孤行,甚至有些粗暴的做事,也有不忠的片段,这些都是他人生的污点吧。但最为一个不错的建筑师,他也同凯特一样有着自己的苦恼,幸运的是埃斯特不错的绘画天赋给了他们两个最为美好的机会。正如同第一次与埃斯特相遇那样,约翰是被同公主般的画者埃斯特所吸引。
埃斯特是一个无法完全下定义的存在,如果她不曾杀人,不曾暴露自己的阴暗面,或许是个善解人意的人。毕竟四个人的痛苦她都看得到,甚至可以一一抚平。但故事毕竟是故事,太过美好的结局都是我们的意愿。
埃斯特是我们人性中最为阴晦的一面,若是把人的心灵比作房子,那么埃斯特一定是常年上锁的阁楼,终日不见阳光。直到有一天,有些人不慎闯入,我们开始露出尖锐的爪牙,发现,这是我们自己,是该惊慌恐惧,还是坦然的见光。
也许埃斯特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她不过是我们的欲望和愿望,我们希望有个人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给我们温暖,但是却忘了温暖有的时候是有代价的。你想要个拥抱,就要把最完美的武装卸掉。但是你也赤裸裸的站在世人面前,任人评说你的好坏,看清你的本来面目。所以埃斯特是必定要沉在最为冰冷幽暗的湖底的。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动物吧。
这个故事里的人都得到了自己应有惩罚。丹尼尔的住院,凯特被人误认为精神错乱,麦克斯一次又一次的见证死亡,约翰死在埃斯特的刀下。这是一种贪图陪伴的惩罚。一旦暴露在埃斯特,这样无缺的生命体前,迎接的只有死亡。
我们都是孤儿,都有内心最晦暗的角落。但生活总是要逼着你站在众人前面展示你的美好,你的欢快。仅此而已。
    

《孤儿》,高级纸品,但我不愿意经常消费。

女人满脑子都是爱情。试想一下如果你一直停留早九岁的样子,无法拥有一份完整爱情,你爱的那些男人们他们也许会爱你,可从不能出自于爱情。想一下,如果是这样,你会如何?变成埃斯特吗?
起初看这部片子只是因为喜欢它的名字,搜索了一下,断续的看了几个片段,非常喜欢那黑头发小女孩的神情。于是下了这部片子,但被搁置了很久才看。看完后,感想有几。
 
相信。
这是看似简单实则最难的主题,若从开始约翰对凯特就持有相信,那么后面的一切可能会是另一个走向。也不能说在这里是没有相信存在,只是错了位,约翰对埃斯特就是到死前才放弃他一味的相信的。
我们应该相信什么,又该如何测试自己的相信是不是值得。这是太艰难的命题。别再企图找寻到支撑,清楚自己的内心及思绪,不一味偏执,不一味相信。任对谁也都不可放任所有情感,这似乎才是最安全的,才不让爱变伤害,伤自己伤他人。
 
每人都如此担心不可自保,隐瞒及一味退让以为是能避开险阻,但那些困境还是在的,迟了来期,也因此变得更加汹涌。麦克斯是天使一样的女孩,她聪明勇敢,可也是向埃克斯退让。是因为善良吧,也许是一度相信埃克斯会如她自己所言般“你是我的小妹妹。我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我爱你。”担又似乎不止这样,埃克斯杀害了修女,爸爸妈妈似乎都不能够保护到我们了。她还是个孩子,自然不知因为自己的包庇而产生的后果。人们原始的意识,以为不提不碰,伤害就此消除。
 
如同埃克斯所画的那些表面平和的画一般,如果不是因为些许差池,可能旁人永远也不能发现,任那些爱恨嫉妒在墙壁上肆意灿烂。比如妈妈凯特的那些私密。比如丹尼藏在树屋地板下的黄色书刊。比如埃斯特的真实背景。这些不可言说,无意窥探都会被惊吓。熟悉的温顺乖巧被陌生转眼覆盖。
 
埃斯特也不过是个可悲的小人物。当凯特一脚把她踢下冰层覆盖着的河流。她苍白的脸沉入一片黑暗,最后的表情似乎是有些惊讶的。如此不可预料的失了自己盘算,以为即便是无所得到也不至于落得丧失,虽然不是胜者,起码死去的那个不该是自己。她环握着匕首,一边对凯特乞求,“救救我,妈妈。”而不知自己早已被识破身份。
在《圣经》里夹着的每一个男人,也都是曾爱过的,努力的撞向坚硬,并再次用力去爱。奢望着从不能归属自己的那份,受伤害之后把爱人变仇人。她从能得到正常的爱情,如同她不能得到符合自己年龄的外表,她了解那是求不得的,或许才因此变得暴虐、不择手段。
可是到头来还是捞不得半点爱怜和怜悯,如此可笑 可悲。

 
有那样的时期,人们进电影院前,会在售票口外的小摊贩处买一个手帕或一卷手纸,大家到这儿是为了飙泪,你若不能像他人那样开闸泄洪,都不好意思坐在那儿继续看。

  还有这样的情形,这个时期的英雄都像邦德一样风流倜傥,还要像蜘蛛侠一样体态轻盈,起码要穿上NR码的suit,展现出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魅力。要是看见个块头大的,长得再怎么一表人才,也只能做个反面一号。

  《孤儿》延续了近几年某一类型的惊悚片模式,绝望到歇斯底里,窝囊到咬牙切齿,最后置之死地而后生。用拳击比赛的程式描述,就是挨了无数拳的选手趴在赛台上,直到裁判数到第9秒时,他才回击一个盖世无双的死亡拳,最终打败对手。

   这已经不在“吓”的范围里了,也不算绝妙的心理战术,完全是导演一个人主持的“教唆”游戏,观赏者没有选择的权利,唯一能做的就是投入情感,尽情地恨其太恶、怒其不争好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