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一出好戏,一出好戏的野心与边界

公司员工外出活动,结果在海上遇到巨浪,船被冲上海中一小岛。由此,一出好戏开始,上演了一行人在荒岛求生的种种经历……经历的是什么?或许是在面对绝境时,社会上不同类型人的不同表现。
通观整部电影,在人们遭遇到极大困难时,为了生存和发展,我看到电影中表现出了几种类型的人,几种生存和管理模式,以及人的发展过程。
最开始,是以小王为代表的“野蛮派”产生。电影中的小王简单直接,面对灾难有一套自己的解决方法。被推举为领导者后,采用了野蛮暴力的管理模式,有异议者便拳打脚踢。采用的生存方式也是比较原始的,扎鱼摘果子,效果甚微,却也没有改进和创新。当物资匮乏,无物可食后,他带人去找张总和于总一行人借粮,借粮不成变直接开抢。小王可以一个人在荒岛中成功存活,但是不能带领一群人生存。当一切从零开始,这是人类最原始的生存方式。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接着,文明的人类不满小王原始野蛮的统治,逐渐分化出来,组成了一个有资产有组织有规则的社会团体。在这个团体中,人们有吃有喝,但要付出劳动来交换食物。货币(纸牌)的出现是一种进步。但是在这个团体中,制定规则的是资本家(张总和于总),他们享受剩余价值,不用劳动就能衣食无忧。对于马进和小兴这种团体之外,又想要直接获得食物的人群,资本家们用打手“关照”他们。这种生活下的人们显然比原始阶段的人们更加丰衣足食,劳动力也被开发的更加充分,人们为了获得食物或者货币,想各种方式去劳作,提高效率。但是人们依旧是被剥削的对象,这种管理模式,文明中带着那一点点还没有退化干净的野蛮。它也不能带领众人离开荒岛,获得拯救。
无论是小王的“野蛮派”还是张总的“资本家派”,都在一定程度上剥削着人民,总会有一些有才能的人不满这种压迫,依靠着一些机遇,想要自己成就一番事业。在我看来马进就是这么一类人。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天上掉鱼了。马进和小兴抓住这个巨大的机遇,和资本家交换了一大批实用物资。他们利用这些材料,做出了发电机。人们不再依靠火把,而是见到了电灯。他们用“光明”笼络了一批人,给了他们脱离荒岛,回家的希望。但马进和小兴是贫苦出身,被突如其来的富贵荣耀冲昏头脑。两人虽然表现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换个角度想,小王、张总和于总也都是一样的。很多人都向往权利和富贵,又有多少人能完全抵御住它们的诱惑?马进做的已经是很不错了,没有被金钱吞灭了良知。(其实向往权利和富贵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说明我们都是上进的人。)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那些小人物。里面有像眼镜男一样见风使舵的势利眼,也有像吴珊珊一样有清醒的判断但力量弱小的人,更多的是毫无主见,随波逐流的众人。这一部分人数最多,力量最大,但也只是不停的被各种势力驱使而已,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的影响力远远不如那少部分人。
无论是小王、张总、于总、眼镜男,还是姗姗、马进、小兴;无论是野蛮派,资本家派还是创业派;无论在荒岛上,还是在文明社会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共存的。笑容也好,嘴脸也罢,无所谓好坏,生活中比比皆是,这就是社会。我们总是趋利避害的成立一个团体,或者归入一个团体,都是社会发展的正常模式。生活,看似艰难残酷,其实里面额也涵盖着种种快乐和希望,比如马进的爱情,比如抓到鱼的小兴奋。混乱又充实,艰难又满载着成就感。如此看来,生活中还在奋斗的每一个同胞们,谁的生活不是一出好戏呢?

《一出好戏》,不仅是一部反乌托邦式寓言,更是一部现实主义预言。电影中,与世隔绝、物产单一的荒岛其实是一个拟态环境,是现实世界的镜子,只不过这是一面哈哈镜。

导演黄渤和演员黄渤一样,票房号召力都很强,处女作《一出好戏》上映4天破了5个亿,重要的是,口碑票房双丰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果cic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从发展阶段看,众人流落荒岛后经历了原始-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公有制社会。

《一出好戏》是典型的黑色幽默电影,它的野心和格局不同于一般的喜剧,它让你笑过之后还能思考点什么。

荒岛物资匮乏,生存成为原始冲动,人们崇尚武力。野外生存经验丰富的司机小王为众人找到食物、淡水以及洞穴,被推选为管理者,和大家一起寻找生机,自给自足。一开始他主张的是“管你这个总那个总,在这什么都不好使,想吃就自己干!”,有颠覆权威、寻求平等的意识。但在尝到了成为领导者的甜头后,他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压迫者,剥削他人而自己坐享其成,并对提出异议的人诉诸暴力,众人对他的称呼从“小王”变成了“王”。没有人敢奋起反抗,一是因为小王当过兵并且身边有走狗,武力压制。二是在这种环境里,每个人如蝼蚁般苟且偷生,为自己争取权利排在生存之后。

因为它搭了一个喜剧的外壳,演了一出政治寓言,命题宏大,是不是好戏观众自有评判,但足够大胆与讽刺。

张总作为现代公司领导者,头脑清醒,手腕强硬,找到大船作为据点后,果断推翻小王的“王国”,带领一半人出走,建立了资本主义新秩序,扑克牌是货币,通过劳动挣得,用于购买物品。但是张总身为资本家的丑恶嘴脸也逐渐显露,欺骗劳动人民(马进、小兴)为他打工,允诺带他们回家而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个打算;试图用放高利贷的方式让小王他们成为自己的劳工。张总是秩序的建立者,同时也是最不遵守规则的人。然而不得不承认,大船内的商品交易市场生意红火,老潘调笑史教授“胖了”,足以说明张总建立的体系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维持荒岛社会的正常运转。

公司全体员工出海团建,不幸遭遇陨石坠海,船上的人全部流落到一个孤岛,与外界失去联系,这些人要在岛上生存下来,一切都需重建。

另一方面,马进和小兴遭暴打后绝处逢生,天降海鱼(龙吸水),而鱼在荒岛上是硬通货。马进和小兴用海鱼交换到各类物资,小兴利用专业优势修好了发电机,把荒岛生活一下子推进了现代社会。利用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冲突,马进成功上位,发表了一场激情澎湃的演讲之后,众人便开始为寻找新大陆做准备。

小王(王宝强
饰)是这趟旅程的司机兼导游,野外生存能力强,上能爬树摘果,下能下河抓鱼,在野外能帮大家填饱肚子,被大家一致推选为领导者。

这个阶段我觉得并不是先进的共产主义(美丽新世界),更像是莫尔眼中的乌托邦,荒岛实际上是文明的倒退,农耕占主导地位。只是这个公有制社会仍与乌托邦相距甚远:众人还在用扑克牌购买物资(乌托邦不需要金钱)、张总私自囤粮铸币(资产阶级依然存在)、史教授的繁衍论(乌托邦严格执行一夫一妻制度)等等。最关键的是,这个社会还有领袖——马进以及小兴,而马进和小兴显然不能成为乌托邦的管理者,他们素质过低,掌权后私欲无限膨胀;隐瞒游轮的存在,把唯一知情人小王打成“疯子”,剥夺了群众的知情权,在某种程度上让众人失去了自由。这其实是极权的体现,而这种极权悄然渗透进了荒岛众人的思想,以至于马进悔悟后说的真话,也被理解成“假话”、“疯话”。

小王也欣然接受,认为自己有过饲养动物的经验,有能力有信心带领大家填饱肚子。在这个荒岛上,大家已经丢失所有身份,和动物无异,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在这个镜像世界里,马进和小兴这种外部世界的loser变成了“被冻住的屎”,掌握了话语权。小王和张总的臣服、珊珊的温存让马进越发感觉到权力的美妙,迷失在欲望中。这里很像奥威尔的《动物农场》,马进和小兴就是猪猡,推翻了剥削者后想建立一个平等的新世界,但随着权力越来越大、欲望越来越扭曲,从前受到的压迫造成了他们对权力丧失的恐惧,最终成为了独裁者。小兴利用张总女儿的视频成功从张总那里拿到了财产转让证明,这实质上就是用自己的特权掠夺财富。

小王成为领导后,不再亲自摘果摸鱼,瞬间就被权力腐蚀,指挥别人工作,拉拢喉舌(教授)惩罚异己(马进),享受美色。

无论是代表封建势力的小王、资本主义势力的张总还是带有共产主义色彩的马进和小兴,都在权力与利益中迷失了自己。电影的结局是正义战胜邪恶,可深究起来,荒岛上的每个人,无论是主流价值观中的善人或恶人,都是为了私欲行动,天性使然。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构想的自由王国能实现吗?

张总(于和伟
饰)看不惯小王的所做作为,他本来的身份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在这座荒岛上,被小王抢了风头。但是张总有头脑,他在荒岛上找到了一艘废弃的轮船,船上吃的喝的应有尽有,张总带走了部分支持者,岛上幸存者分成两个阵营。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