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影里飛神劍,玉笙猶戀碧桃花

笔者按:很久前写过的评论,复习间隙忍不住偷懒,重温了原剧的几个片段。题目直接化用我最爱的老爷子书中句子:桃花影里飞神剑(上篇)碧海潮生听玉箫(下篇)

序:虽然由于专业原因我必须看大量的欧美电影,但是在金庸江湖中泡大的我,无法辜负武侠的养育之恩,不论哈利波特还是指环王,魔幻的高科技电脑特效始终不曾把我收服。而那么多年过去了,一部又一部歌颂不尽的射雕,一部又一部翻拍不竭的神雕——我真正爱的也只是那麽一两部——那些最初的最初,陈旧却亲切的版本。

自95版神雕以后我大概再也没法入眼其他翻拍,就算此前有更得人心的版本,但95版不管是选角也好,造型也好,音乐也好,都达到了我心中的神雕标准。古天乐就是杨过,李若彤就是小龙女,李绮红就是郭襄……就好像是活生生从书里走出来的一样。而杨过遇见了小龙女,就像乔峰说的,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对杨过来说,这世上也只有一个小龙女。他过够了凄苦的日子,小龙女是当时唯一对他好的人,纵然后来有许许多多如程英、公孙绿萼这样貌美善良的女子对他好,他心里也只有一个龙儿。

怀旧也许是一种病吧,当我还是小小年纪,就有人说我少年老成。我不知道这份固执的眷恋,对人、对事、对整个的往昔,是源于怎样的情脉,但我知道,只在那里,才有泛黄的颜色,才有亲切的味道,才有能够教我安心的感觉。

忆江南-射雕

曾经沧海难为水。说的是如此。

时光犹如过隙之驹,转眼,连95版神雕也已近15年,于是,无可避免地沦为我缅怀的“旧人”。还记得那年我念小学五年级,每天和我的前桌讨论剧情,还有主题曲《归去来》。很多年后,看了粤语原版才知道,应该是齐豫周华健男女和声的《神话情话》,曲调里那份飘渺沧桑,有悲悯,有唏嘘,与剧中浓郁的神话色彩和痴缠纠结的“情”绪倒是若合符契。然而回想当时年幼的自己动情哼唱“拥起那落落余辉任你采摘,留住刹那永远为你开”,一样很美。

印象里,只剩下东海之滨那一树一树的桃花了,如云蒸霞蔚般的万千斑斓。那时的蓉儿,在我心里,始终是书里的样子:雪肤花貌。连带着骨子里也是冰雪聪明的。

白面古时期,我说古天乐是最英俊的古装小生不知是否全民同意,不管是什么角度什么表情截图下来,都是一副风景。我所能想到的,类似芝兰玉树,潇洒挺拔之类的形容美男子的词,全部放到他身上好像也不为过。有人说杨过孤僻尖锐,并不完美。在我看来,从小孤苦无依,长大后好不容易遇到郭靖以为能过上好日子却又被送到全真教受尽欺凌,就算如此,杨过依然正直磊落才是难得。这除了后来遇到小龙女的缘故,黄蓉早期对他为人处世的教导才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而更我等女子倾心的,恐怕是杨过对小龙女的深情。杨过说过,这世间什么绝世武功,天下第一,都比不过一个情字。他在我心中,是比郭靖更符合“侠”这个字的人,无拘无束,至情至性。最后郭芙求他救耶律齐,他以磕三个响头为要求,却又在郭芙下跪之时用剑阻挡,淡淡地说郭师妹,只是同你开个玩笑,我这就去救。郭芙曾再三刁难他,他却包容至此,真正触动了我的心弦。

(众多06版fans攻击古李版诸般不是,然而在我,小龙女永远是李若彤,杨过也永远是古天乐。在我心里,95版,无须较量就已胜出。胜在先入为主。这段在重阳宫结为夫妇,总要落泪)

还记得那任性的小姑娘,因为爹爹色厉内荏的一顿训话便赌气离家出走,只身一人闯荡江湖。其实,赌气只是藉口,女孩儿家有了些弄梅心事,再怎样也不中留。桃花岛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热闹。她打一出生,只知有父,不知有母——但识母乃画中人,衣袂飘飘不履尘。而爹爹对她,只是好,他的爱,已经沧海般全副给了娘亲。镇日对着一干哑仆,小姑娘的无限心事,只能对桃花诉说。纵然花儿解语,亦难解她心中的寂寞。

说说李莫愁。除了主角一对璧人,另一个让我唏嘘不已,印象深刻的女子。与其说她是魔头,是坏人,不如说其实是个可怜人。她做过几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第一是从一开始就未反对过杨过和小龙女在一起,她是小龙女的师姐,也是杨过的师叔,其实某种程度上也可充当他们俩的长辈,但并不像其他人那般极力反对。第二是她虽然逼死陆展元夫妇,也杀害了很多无辜的路人,但最终还是放过了陆无双,也当了她几年师父。第三是她收养幼年时期的小郭襄,虽然初衷是误以为小郭襄是杨过小龙女结合所生,想要以其换取《玉女心经》,但后来被黄蓉要挟时,仍然不愿意用小郭襄的命换取自己的命,比起裘千尺公孙止之流,李莫愁并称不上恶。最后葬身火海,还赚足了我的眼泪。“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不知道最后,她见到她的陆郎了吗?

06央视版一出,以唯美的实景和特效收买了一大批受众,而反观塑料泡沫布景道具的港版神雕,似乎陡然有蒹葭玉树之别,一些无聊的“版本”粉丝,也抓住这一硬伤颇多指摘。这种狭隘的门第作风,力挺所爱或是力贬所恶,本人一向敬而远之。金庸的笔头,化作纸上的江湖,再经过萤幕的演绎,再到我们面前,看的不过是故事,泪笑都是他人的。入戏一点,是浪漫;痴迷一点,是情种;俗话说“看戏的都是傻子”,看武侠多了跌入进去,把生活意淫成了拉帮结派的江湖,则是十足的傻瓜。朋而不党,古之遗训,那些还在无聊地相互攻击的“迷”们,wake
up.

初见靖哥哥,是在张家口。一袭黑裘,红马白雕,磊落轩昂。难得的是他的心肠也一样的好。扮成邋遢小乞丐的她毫无顾忌地狮子大开口,“我就喜欢你这匹汗血宝马”,因为笃信对方的拒绝。却不承望他毫不迟疑地一诺千金重“好,我送给你,小兄弟”,一片情真,甚至教人不忍笑话他的天真,所以蓉儿哭了。两条泪水垂下来,洗去煤黑,露出两道白玉般的肌肤。满脸泪痕却又喜笑颜开,是啊,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我相信,她是喜极而泣。

小郭襄。一见杨过误终身,这句话印证在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身上也就罢了,但对年方十六的小襄儿来说,未免太过残忍。情窦初开的年纪就遇到了当时已经闻名天下的神雕大侠,不管是英雄崇拜心理也好,单纯的喜欢也好,在杨过揭开面具的那一刹那,小襄儿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簌簌簌簌长得飞快。又在最重要的生日那天,收到了三份足以震惊天下的生日礼物,我知道那一刻起,郭襄再不可能忘了杨过。看到大哥哥最后挽着龙姐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不知道小襄儿在为大哥哥高兴之余,会不会有些失落?或许只有斩断了所有情丝,才能看破红尘,开山立派,成为一代祖师。如果当时没有一时好奇去见什么神雕大侠,小襄儿的一生会有什么变化吗?可我想,她并不后悔。

(再贴一张龙姑娘,呵呵,至今抽屉里还有一叠明信片。)

在上京王府,靖蓉二人小别重逢,情深意笃却为六位师傅所不容。靖哥哥的深明大义,我们该庆幸,因为从来不必为他担心“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但是有时也会希望他不要那麽大丈夫。还好在二人情感发展一脉上,他很适时地任性了一回——大不敬地忤逆恩师,只是为了要替蓉儿辩白几句:“蓉儿不是妖女,她是很好很好的姑娘,很好很好的……”君子讷于言,但也正因为他惜字如金才咳唾皆如珠玉。靖哥哥那样说,我从此也便那样接受:蓉儿,是一位很好很好的姑娘。

金庸笔下的人物,没有一个是十全十美。这点在神雕里更突出体现。王重阳武功高,再高也不敢冲破世俗和林朝英在一起,导致二人抱憾终身。而杨过断臂,小龙女失贞,也正是在他们都不完美的时候,才能越过种种困难阻碍,最后得以在王重阳的挂像前,拜堂成亲。

蓉儿篇
真正勾起我这段回忆的,是她,魏秋桦——从不招龙杨迷待见的郭伯母;引发珍珠鱼目之争的“中年黄蓉”;甚而对蓉儿慧黠的诠释,亦有人指为笑颦仍不脱女间谍的奸诈……当年播出的时候,龙杨华丽丽的悲情演绎光芒万丈,一时盖过了所有配角。这原也无可厚非,射雕之后,神雕王道,本就是龙杨的胜场。站在龙杨的角度去看,老爷子对郭伯母的安排确实不讨巧,初始对杨过出身的偏见,对郭芙近乎纵容的包庇,英雄大会后几次好心办坏事的拆散,再加上那个时期TVB的武侠风格,从村气的造型到暗哑的服装,和廉价的布景同气连枝。小一辈的还差强人意,中年配角的就有些让人难以消受。尤其是服饰,有人曰之为质朴,我却觉得潦倒。总以为,质朴,不该属于意气风发的刀剑江湖。有人评白彪的郭靖“一代大侠的英姿不足,买菜大叔的憨厚有余”,话虽刻薄,也有道理(请原谅我的苛刻,因为对蓉儿用情太深,对靖哥哥的期望也就越高)。

最喜欢铁掌峰那段文字。裘千仞的铁砂掌结结实实拍在蓉儿肩上,连软猬甲也于事无补,然后靖哥哥背着她不远千里去找段王爷疗伤。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她的“临终遗言”依然抵死娇蛮:靖哥哥,我死后,你有三准三不准。第一,准你娶一个,但一定要是华筝,因为她对你是真心的;第二,准你给我建坟立碑,但不准你带着华筝来祭奠我,再怎样我也是个小气鬼;第三,我死了,准你为我伤心一段时间,但不准一直消沉。这番话,分明是孩子话,初看时有些想笑,再看却忍不住想哭。为她的孤意和深情,为她笑靥如花却奄奄一息……在蓉儿已经气若游丝的时候,她在他背上缓缓唱了一曲《山坡羊》:活,你背着我,死,你背着我……能够死在心爱的靖哥哥怀里,也算终身有托了,她一定觉得很安稳,于是才能这样坦然地轻言生死吧。

由此说一说黄蓉。这个贯穿射雕与神雕的女子。在射雕里的黄蓉可说是白富美,机灵可爱,金老爷子不吝赞词,将她描绘成了“奇女子”。而到了神雕里,黄蓉给我的印象,比起什么奇女子女诸葛,更深刻的应该是一个“母亲”。而且是一个过于溺爱孩子的母亲。这点在对郭芙的教育上体现得很是淋漓尽致。但可以理解,因为黄蓉从小丧母,可以说有意识起就没体会到母爱,这点在她作为母亲后,可能是想补偿给自己孩子。她对于郭芙的溺爱,也是间接使杨过小龙女聚少离多的原因。…就连黄蓉,竟也是不完美的。

如果回到80年代中,配上精致的发髻和飘逸的衣衫,今天记住蓉儿的人不一定比龙女少。然而,当年的我对她仍是有印象的,甚至是深刻的,因为,曾是惊鸿照影来啊——意识深处,有更小时看过的《唐太宗李世民》中的窦姨娘打底。现在想来,因缘际会,对她,竟然早在孩提之间便已情根深种。窦姨娘,黄蓉,《乾隆大帝》里的唐夫人,《保护证人组》里高太太,匆匆打过许多照面,直到今天暮然回首,别来相思长。

“巧妇常伴拙夫眠”,是蓉迷们长盛不衰的话题。“傻郭靖,俏黄蓉”,也是万世不刊的指称。也许,他并不聪明,甚至有些愚笨,他也并不潇洒,甚至还有些迂腐;可是他身上,有值得我们每个人敬爱的东西,那就是中华民族倡导了几千年的儒家五常:仁、义、礼、智、信。平常的字眼,却贵在平常。所谓圣人者,常人而可安心者也。普通村妇出身的母亲李萍,还有塞北那苍茫而宽广的大漠,孕育了靖哥哥璞玉纯金般的气质。他是来自草原的雄鹰,正气浩然,蓉儿则是江南柳梢的黄莺,娇俏婉转。都说靖哥哥娶到蕙质兰心的蓉儿是傻人有傻福,我却觉得,正是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我们的蓉儿。

其实还有尹志平,程英想好好说一说,话到嘴边,也只是化作一声叹息。都是痴儿。

(乾隆大帝里痴情的唐夫人,名字很好听,唤作唐书璇。左起:唐夫人,曾静,乾隆,查小玉)

双双燕-神雕

这版的布景道具比起之前83、84版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就现在的电视剧制作水平来看,其实也很粗糙,就算如此,也阻挡不了它让我翻来覆去回味的魅力。还有这版的音乐,也很值得一说。粤语版主题曲《神话情话》和国语版《归去来》都堪称经典,不管何时只要听到这两段熟悉的旋律,脑海里就会浮现杨过和小龙女依偎着远去的背影。

抛开书中的原型,抛开各个版本的比对,只谈几个我心仪的镜头。

到了神雕里,她似乎不再那麽可爱。她成了郭伯母;成了从不招龙杨迷待见的蓉儿;引发珍珠鱼目之争的蓉儿……龙杨华丽丽的悲剧爱情光芒万丈,一时盖过了所有配角。这原也无可厚非,射雕之后,神雕王道,本就是龙杨的胜场。站在龙杨的角度去看,老爷子对她的安排确实不讨巧,初始对杨过出身的偏见,对郭芙近乎纵容的包庇,英雄大会后几次好心办坏事的拆散。可我最爱的——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她当然是美的,只是美得太不真实——依然还是——我的蓉儿。宝应县,铁掌峰,桃源山,明霞岛,直到襄阳城……她陪着靖哥哥一路走来,磨难不改初衷,岁月不减风华。时光或许带走了她少女时代的娇俏可人,却留下智慧和优雅,还有一份神圣的母性光辉,在繁华过后,与我们永恒。

憧憬的所谓江湖,所谓武侠,不过如此。

“当今世上女中豪杰,只李道长与小妹二人”
郭芙砍下杨过左手,郭靖要砍下她的左手作为惩罚。这样的决定,也只有郭大侠才忍得下心;十六年后小襄儿被金轮法王所擒,要女儿殉国也只有郭靖做得到。后者是国家大局,姑且不论,但是以为一只手赔一只手就是等价交换,则不免有些迂腐。郭芙砍下杨过的手臂已铸成大错,他还要再用一个血淋淋的错误来纠正,只能是错上加错。如果他是春秋时期的“士”,或许应该直接自断手臂,子不教父之过,这才是给郭芙最震撼的教训,不过靖哥哥不是“士”,他只是“侠”。“侠客”在智谋方面不能企及的地方,就要冰雪聪明的蓉儿来成全。

对女儿

骄逸任性的郭芙,是蓉儿少时率性一面的升级版,可惜她没有继承乃母的慧黠,刁蛮+无知,大概是神雕中最讨人厌的一个。可是作为母亲,蓉儿对这样一个并不可爱的女儿除了包容,仍只有包容。这才是蓉儿,比“侠之大者”的靖哥哥要多一点人情味;这也才是蓉儿,年轻时的任性未曾减去一分,只不过升华成了孜孜保护爱女的母性。

她对芙儿的溺爱,素来为人所诟病。郭大小姐确实很难讨人喜欢,但是狠而不毒,仅此而已。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蓉儿不是幼年失怙,她初为人母,会不会把郭芙教得更好?而同样是女儿,小襄儿却是那麽的乖巧可人。她出生在蒙古鞑子叩关围攻襄阳的兵荒马乱之中,又辗转在龙杨、李莫愁手中,吃豹奶,住山洞,甚至在古墓也逗留过一段时日,直到蓉儿在绝情谷装疯后把她带回,这个从一出生就牵动着娘亲无尽挂念的女儿,才真正归位,回到了她所属于的那座城池——襄阳。十六年弹指一挥间,16岁的她跟着大姐去送英雄帖,风陵渡金钗沽酒,百花谷访老顽童,黑龙潭智取九尾灵狐,我看到的,是一位真情至性的少女。她无邪的浅笑,豁达的气度,兼有乃父的侠义情怀,乃母的机智聪明,更还有药师的特立独行和阿蘅的善良痴情。所以当她被金轮法王所擒要挟靖蓉投降时,我才格外伤心,为蓉儿伤心:她和靖哥哥做了三十几年的夫妻,大半生的心血,都放在了保卫襄阳城上。弃城,于国于家,都于理不合。可是此刻被架在柴堆上的,是她的小襄儿啊。

嗯,这张图有些严肃,推荐看原剧。第22集:)

天色渐晚,双方依然在荒凉的暮色中对峙着,靖哥哥站在城楼上对着小襄儿喊话:“襄儿,你好好听着,你是大宋的好子民,是爹娘的好女儿,千万不要怕,今天你慷慨就义,会流芳百世的,你听到爹的话就点点头!”襄儿懂事地使劲点了点头,蓉儿哭倒在靖哥哥肩头,我亦有泪盈睫……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