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为回程保存体力,战胜基因的庸

        今天又看了一次这部电影,之前没注意到的小细节给了我更多的感动。比如电影开始时出现在镜头中的是文森特的指甲、毛发和死皮,出现演职人员的名称时特意重点突出DNA的四个组成键“GACT”这四个字母,无不显示出导演的用心。
        影片从一开始的配乐就有一种悲伤的氛围,画面也是昏黄的,从不明亮。就像文森特和尤金的内心,他们各有各的烦恼。
        我很佩服文森特,他是一个瑕疵人,却不甘于接受自己的命运,敢于向整个社会的普遍价值观挑战,为了实现梦想突破自我,做到了很多基因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而尤金,他是一个完美的基因人,拥有超人的天赋,可是他没有理想,因为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所以他没有追求。尽管拥有天赋,却也仅仅获得了游泳比赛的亚军。
        文森特的出现,他对理想执著的追求,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这些都深深震撼了尤金,他由不相信文森特,转变成真心帮助他,希望他完成自己的梦想,以至于到文森特想放弃的时候他激动地反对。
        文森特是用尤金的身份完成的梦想,我想在尤金的心里,这就像是他自己实现了梦想一样。

我们必须承认有些事是靠天赋的,可是如果我们连没有天赋的事情都做好了,那该有多厉害。
曾经高二的生物课上学到了基因与人生命活动的关系,了解到有一个叫人类基因组的项目。当时的我在想会不会以后的社会变成唯基因论,拥有良好基因的人自然会拥有成功的人生,那么那些天生基因劣等的人会不会被隔离,去做一些劳累无趣的工作。我的种种设想被电影gattaca完全呈现出来。
电影中人有两种,一种是自然人,即自然受精诞生的,但会有各种基因缺陷。还有一种则是结合了父母双方优质基因诞生的基因人。我们的主角文森特便是自然人。
没有冲突就没有剧情,若文森特没有梦想,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接受自己在看谁游泳游得更远不回头比赛中总要输给拥有良好基因的弟弟的事实,接受以自己的基因只能做清洁工的情况,那么也许他会如出生时就被预言的那样在三十岁死掉。可文森特没有接受,他的梦想不允许他接受这样的人生。
一次与自己弟弟的游泳比赛获胜让文森特有了独立追求人生的想法,于是他离开家进入了只收优秀基因人的公司,但因为基因原因他只能做清洁工。然而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真正拥有优秀基因的杰隆。与文森特不同,杰隆虽然天生拥有良好基因,但却也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于是他选择了轻生,然而却以失败告终,并变成了无法行走的残疾人。被文森特对理想的顽强努力打动,杰隆为他提供自己的血液尿液皮肤碎屑等各种证明基因的物品,使文森特能够顺利获得飞入太空的资格。正当文森特即将实现愿望时,一根睫毛便险些让所有努力付诸一炬,不过,文森特对理想的努力又怎会被一根睫毛毁掉。终于经过各种波折,文森特打动了女友艾琳,再次游泳赢过弟弟,并成功飞入宇宙。
虽然看完电影不免要感叹一下主角遇到了重要的人来帮助他,不过其实一直帮助他的都是他自己,如果不是他的顽强杰隆不会被打动,艾琳不会爱上他,弟弟不会认可他,化验医生不会对他网开一面。帮助文森特战胜基因不足实现了梦想的正是他自己一直的执着,与坚定的信念。
我们很多人小时候都曾有过远大的理想,做科学家做法官做明星甚至拯救世界。但随着成长,我们发现了自己的各种不足,于是大部分人便这样劝自己:算了吧,我就是个普通人,没什么天赋,正确认识自己,平静的过一辈子吧,梦想又不能当饭吃,你这种庸人怎么会成功。我也曾这样安慰过自己,但认真思考才发现,其实自己也曾干成了别人觉得我并没有这种天赋的事情。毫无节奏感与音乐天赋的我,却成为了民乐特长生。我的确是个没什么天赋的人,但我确实成功了。
没错很多事天赋太重要了,重要到让我们还没有努力就被天赋两个字吓得打消了一切积极的念头,可其实天赋是在一定程度上才能显现出来的,很多天才原本并没有什么才能,但他们有的便是执着,甚至是执念。棋士柯洁刚进入国家队时屡屡败北,大魔王张怡宁,也曾经历过不可想象的伤痛,音乐家贝多芬在双耳失聪后进行创作。这些天才,他们为了自己的执念付出着,做出了常人不能接受的牺牲,承受着常人不能想象的痛苦,于是他们成功了。便得到世人一句轻描淡写的感叹:啊,这就是天才啊。
庸人也许有梦想,但因为种种畏惧不曾努力,或是放弃了努力,甚至有些人连梦想都没有。天才有梦想,付出了努力,获得了成功。不过,也有一种人,拥有梦想,付出了比那些天才还要多得多的努力,顽强拼搏着,坚定地向命运抗争着,但他们终究失败了。
这种人,叫英雄。

我有一个梦想,该怎么办,努力么?是的,努力,也许,还需要孤注一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野生的老叔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如果从生下来,就已经注定是个不合格的个体,那么,还有指望么?也许吧,如果你真的肯不顾一切。

那也许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也许用不了太久,世界就会变成那个样子,可怕的样子。人类不再需要身份证,登记或者其它的什么方式来表明身份了,基因技术发展之后,随时随地的基因测试可以表明你的身份,档案信息,性格和体质特征,通过一点唾液,一滴血,尿液一根毛发,脱落的皮屑,门把手上或纸杯上残留的印记,总之只要有了你身体上的任何细小的物质,都可以立刻知道你是谁。

那时候,每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基因分析,计算出各种疾病的可能性,性格倾向,资质高低,甚至推知死亡时间。更多的父母则是借助基因工程师,在受精卵阶段就帮他们为孩子去掉父母基因中的缺陷,只留下最好的部分给孩子继承。于是,孩子们从出生,就分成了基因工程造就的合格人,和自然受孕的缺陷人。

文森特就是这样一个缺陷人,他受孕的场所是一辆汽车的后座上。人们曾经认为,因爱而生的孩子快乐成长的几率比较大,但是在那个时代,这句话已经没人记得了。是的,文森特出生时得到的鉴定是患心脏病几率99%,死亡年龄在30.2岁。两年后,文森特的合格人弟弟,安东出生了,并且立刻就显示了他的优越。他个子高,身体结实,头脑聪明,成为父亲的骄傲。两兄弟会背着父母到海边去玩儿一种勇气游戏,就是拼命的向大海深处游去,直到有人体力不支或是胆怯了认输,不出意外的,文森特总是输掉。安东强壮自信,文森特孱弱而低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