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妓回忆录,为女人发声

我原本以为这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有狰狞的残忍,暴露于眉眼,会用身体和尊严作为筹码,凌迟善良的心。可兴,没有,没有裸欲的残恶,没有政治的践踏,没有不堪的蹂躏。它用柔和华美的画面仅仅向我们讲述了一个类似于辛德瑞拉的爱情童话,然而不同的,这是个东方式的童话,完满的结局来得那么不容易,令人啜唾不息。
命中带水的千代子和姐姐因为家境贫困被父亲卖掉,从而落入祗园置屋中,与姐姐失散。而坚强勇敢的千代子并不向命运妥协,她不断为摆脱这黑暗望不尽出口的生活作反抗,懵懂而执着,却不得其法。正当绝望融入她那清澈的灰色眸子时,幸运亲临,一位被称为主席的温情男子与千代子相遇,给予关心和鼓励,并像一个强大的守护神一样在幕后给她卓越的机会。这不仅让千代子重拾生活的希望,更让她有了一条走向卓越的路。她在艺伎翘楚真美羽的帮助下成为了名声鹊起的艺伎,这其中遭遇当红艺伎初桃的百般阻挠和迫害,迫于无奈将自己的初贞给了一个变态医生,虽然挫败了初桃从此名声大喝,却阴差阳错与她心心念念的主席大人失之交臂。当二战的枪声摧毁掉祗园的一切繁华,艺伎的命途走向沦落时,一位真心仰慕千代子的将军伸江将她从沦落的虎口救出,从此隐性于苦工奴役中,告别与艺伎有关的一切。二战结束后,千代子为报恩,亦为再见到那位她心心念念的主席大人,只得再做回艺伎。误会和将军的恩情阻隔在千代子与主席之间,几经周折,当千代子意冷心灰地重复着艺伎生活时,主席终于摆脱阻挠来到她身边,阐明了一切,两人相拥而泣。故事的模式有点类似于灰姑娘童话,但多了更多东方式曲折磨砺和泪水戏码,结尾得意味深长,也许只有用那句“有情人终成眷属”来欷歔吧。

【故事梗概】

在日本的一个小小的渔村里,千代子出生在一个很清贫的家庭中,她和她的姐姐左津在贫穷中却也过着很快乐的童年生活。不过,千代子继承了母亲独特的眼睛——一种半透明的灰色眼珠。这可是在日本绝对看不到的眼睛颜色,于是就注定了她和别人的不同,但也就是这双美丽独特的眼镜,为千代子日后的成功打下了重要基础。不过,在千代子小的时候,她并不明白这些,她只是天真地认为那是有人在她的眼睛上挖了洞,把里面所有的墨水都抽干了,所以她有点不开心。而有一个算命先生却说千代子的眼睛颜色这样淡,是因为命中带了太多的水,也因此导致其它金木火土都缺乏,这样的五官看起来就很不协调了。可其实这不仅不能影响千代子的美丽,反而为她的姿色增添了一种与众不同。

这部影片的流程像山泉流向湖泊,途中经历沙石泥淖,百转千回,涓涓流长,有婉转柔软的美丽,亦有不宜明说的晦涩,而最终是归于恬静淡然的平坦和滋味杂成的温暖。
美丽在于,影片中诸多的深刻画面: 1、古味建筑
少年千代子意欲逃走,她乘夜深人静爬上屋顶,连连的置屋,绵延的青瓦,瓦片上还有层层浓郁的苔藓和厚厚的落叶,屋瓦尽头,沟渠和石桥古色古香,灯火明媚的河岸是更加繁华的祗园。此等场景仿佛置身于东瀛时代,这种古味繁华恐怕在日本本土也罕见珍贵,好莱坞大场面大制作可见一斑。2、精致妆容
首先出场的是初桃,她盘了高高的发髻,肌肤雪白细腻,艳红的唇瓣在白皙的脸上仿佛盛放的玫瑰,墨绿色和服凸显初桃婀娜的肢体,和服上精美的图文仿佛瓷器上的釉彩,这样的华美让小千代印象深刻,一时竟忘记了恐惧和挣扎。而在千代子出道之际,则整个展现了艺伎化妆的过程:白色的脂粉涂满整个肌肤,用软毛刷轻轻由下而上,整个面部犹如一张有待勾勒的宣纸,连耳垂部位也不遗漏,却在后背肩颈处刻意留一个“倒山字”,留一份迷人的猜想;用竹签烧过后的炭灰细细描画出眉宇的轮廓来,好似水墨画中首要的枝干;用细笔左右涂抹鲜红的唇膏,宛若雕一朵花,细致优雅;头发用热水和火钳烫过,盘起高高的发髻,不留刘海,完整露出华美的脸,一支百合珠花摇曳在前额一侧。工具虽则简陋原始,妆容却精致细腻,再穿上绣着精美图案的绸缎和服,让我们了解到那个时候的奢华,就连千代子自己都被迷住,留恋地望着镜中出神。3、出色舞技
当千代子孤注一掷时,那段艳压全场的雪中独舞无疑成为全片的一大亮点。千代子穿着硕大木屐,举步维艰却又优雅深情地撑着花伞向前,长发垂腰,一回眸便望见她那具备标志性的烟雨灰瞳,甚至略带泪光;一只手缓慢而颤抖地往后推移,别过脸,仿佛在不舍中辛苦诀别,伴随悠长尖刺的笛声,凄美的忧伤缓慢而有张力;神秘悬疑的三味线把千代子的舞姿衬得意味恒生,突然的急猝转弦将舞蹈推向高潮,脱去木屐退了披风扔掉花伞,赤脚在雪中飞舞,如一个喝醉的妇人哀伤得不能自己,在雪中慨叹哀婉直至崩溃停滞;当她垂倒在雪地里,幽幽抬起脸眸时,成了个优雅的谢幕,全场掌声雷动。这些美丽相对于历来的好莱坞影片,显得柔和细腻,少有的东方气味,算得上的是好莱坞的一次成功尝试。
而晦涩在于,艺伎蹉跎的命途其实并不随心自主,它有永远摆脱不了的关于卖身契的耻辱,某种程度上是
对被卖身这一事实的倔强姿态的妥协,是在被逼无奈的境遇下一个看上去美丽的翻身,就社会地位而言她总被给予鄙视的眼光。而事实上,艺伎的世界里本就充满机关算计,勾心斗角,它无法完全美丽,如同片中真美羽所说的,“痛苦与美丽一体两面”。影片在对于艺伎这一角色的解读上显得粗糙化,单一化。一方面,对白中强调:艺伎不是妓女,她出卖的是艺术,角色是艺术家;另一方面,影片又把艺伎所处的环境设置于贵族交际场合中,所学到的艺术成为交际的工具,使艺伎的角色变质为交际花,这种角色界定的不明确也无疑是西方人对于东方民族文化解读的缺失。

图片 1

到了千代子九岁那年,家里贫穷的无法生存,父亲迫于生计,忍痛把她和姐姐卖给了一个商人田中。就这样,千代子跟随着姐姐离开了拥有她所有童年的记忆的小渔村。在路途中,千代子看到了所谓城镇里的美丽景象:在茶室里,男人们聚在一起聊天讲故事,看着女人们优雅地倒酒,沉醉在她们动听的歌声中,最后几乎每个人都快乐地不知今朝何夕了。这些给千代子都留下了极度深刻的印象。

电影以一个还算完满的童话式结尾,千代子在主席的倾诉中回归温暖怀抱。这种男子主导命运的故事线路是好莱坞影片一直以来避免不了精神惯式,自然会招致女权主义的反感和不屑。另外,由于中日两国长久以来挥之不去的名族仇恨,三名艺伎主演又都由中国女演员饰演,自然这部影片会招致很多电影以外的话题,故而在中国骂名多于鉴赏,这并非中国影迷不懂鉴赏或是该片过于恶劣,只是处于敏感的端口,找不到合适的台阶。但这部电影至少引出了一个神秘而逐渐被遗忘的存在—-艺伎,这也许是它一个比较有意义的折射。

出生在日本小渔村的天真可爱的小女生,小千代,她有着一双稀有的灰色眼球,她以为是有人在她的眼睛上挖了洞,把里面所有的墨水都抽干了。虽然很美,但这双像注入水稀释的眼球却似乎成为了她一生痛苦的根源。

来到了城市的千代子和左津很快就被田中转卖到了风花业集中的祗园。俩人被送到了祗园最富盛名的艺伎所新田置屋,在等待买家挑选的时候,千代子看到了一位绝世美女。她穿着千代子从没有见过华贵美丽的和服,优雅而高贵;但最令千代子惊讶的还并不是衣服,而是她的脸,洁白光滑仿佛透明;她的头发如黑漆般光亮,饰以琥珀雕琢的发饰,高贵典雅;头发的后面还插着一支尾端缀有细细银线的发髻,随着女子的行动而闪闪发亮。这位美女就是新田置屋最受大家欢迎的初桃小姐(巩俐饰)。千代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她也对千代子微笑,但是这微笑却另有含义。初桃让旁边的人将千代子赶开,并说千代子是“垃圾”,然后迈着艺伎标准的小碎步扬长而去。

    想去看<<真正的艺伎>>那本书,因为这部电影。

到了千代子九岁那年,家里贫穷的无法生存,父亲迫把她和姐姐卖给了一个商人田中。

置屋的买家看中了千代子那双独特的眼睛,买下了她欲将她打造成一个艺伎,但是姐姐左津却被拒绝。

途中,小千代看到了所谓城镇里的美丽景象:在茶室里,男人们聚在一起聊天讲故事,看着女人们优雅地倒酒~这些都使小千代感到好奇。  

与所有新来的艺伎学员一样,千代子起初在置屋做一些清洁工作,同时准备学习成为艺伎的种种技能。也许正是因为千代子那双独特的眼睛,使得初桃对她表示了极大的厌恶,经常讽刺她是“一个来自渔村女孩子的臭味”,并不时找借口狠狠地掴千代子的脸,处处给她制造麻烦。

她被卖到了袛园,遇到了红极一时的初桃。小千代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她也对千代子微笑,这微笑背后不知道隐藏了多少不怀好意。

一个月后,千代子进入了艺伎学校,穿上蓝白相间、没有衬里的棉布学生服,学习唱歌,并且观摩初桃化妆。初桃更是利用这个机会羞辱千代子,她卸妆的时候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正在想自己永远无法变得像我这样美丽。是的,这是完全正确的。”

从此,她在袛园的艰苦岁月缓缓拉开了序幕。身为女仆,她不得不洗衣打扫做饭,这些都不算什么,她的巨大苦难更多的是来源与初桃。初桃从一开始就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她对小千代的极大厌恶,她不准她进她的房间,不允许小千代碰她的东西,还经常讽刺她是“一个来自渔村女孩子的臭味”,并不时找借口狠狠地掴千代子的脸,处处给她制造麻烦。或许这一切都是她的那双淡淡的眼睛,让一切烈火都想要把它给燃烧吧!
 

新田置屋几乎是由初桃一个人养活的。在置屋里,人人各司其职,初桃是经济支柱,姆妈负责日常事务,老奶奶则是权力最大的人,她选择适合的艺伎学徒、掌管置屋的财政大权,是一家之主。初桃有个做厨师的男友,他们一周一次进行幽会。与身份低微的男人交往,对艺伎而言是件麻烦事,首先艺伎无法从中得到收入反而可能要倒贴钱,其次,非富即贵的客人们可能因此觉得自己也贬了身价,从此移情。一个晚上,初桃令人意外地带着她的厨师男朋友回到置屋,还带回了一件和服。那件华美的和服属于艺伎实穗(杨紫琼饰),在艺伎界,初桃和实穗是势均力敌的一对顶尖高手,初桃称实穗为“完美小姐”,其实心里非常恨这个八面玲珑的对手。初桃整理好笔墨砚台,将饱蘸墨汁的毛笔塞进千代子的手里,握着她的手移动到实穗美丽的和服上,说道“练习你的毛笔字吧,小千代子!”和服就这样被毁掉了,初桃遂逼着千代子将和服送还。千代子第一次见到了初桃的对头、自己后来的恩人和“姐姐”——实穗,她有一张完美的鹅蛋脸,就像洋娃娃一样,就算不化妆也柔细滑顺,精致得就像一件中国的瓷器。第二天,在实穗的拜访、初桃的挑拨之后,千代子饱尝藤条伺候,并几乎失去艺伎学徒资格。这时,初桃走过来,俯在千代子耳边,告知了她姐姐的下落。

初桃整理好笔墨砚台,迫使小千代用墨水毁坏了和服,还逼着千代子将和服送还。使千代负债累累,还惨遭毒打,虽说被欺压和打骂已经成为小千代的家常便饭,但是再次想起她的不幸时还是让人感到隐隐的心痛。

终于熬到一个雷雨之夜,千代子在茶室找到沦落为妓女的姐姐,并相约一起逃走。返回置屋,却恰好碰上初桃和男友云雨。初桃将一把纸钞塞进千代子的腰带,让她和姐姐一起逃走,千代子的无动于衷迫使初桃下了狠手:诬告千代子偷首饰去卖,姆妈识穿了初桃的诡计,甩了她一耳光,千代子更加觉得自己在置屋无处立足。逃跑未遂之后,千代子由艺伎学徒变成了仆役,初桃也失去了男友。

后来,小千代逃跑失败,还撞上了初桃和厨师男友偷情,事情败露后,千代不能再去上学了,而初桃也失去了她的爱人。

一次,已经12岁的千代子为初桃送东西去艺伎学校,受到了艺伎们的嘲讽,在路边哭泣的她遇到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是个有着佛陀般脸孔的男人(渡边谦饰)。这个被称为会长的男人平静地看着千代子,让摔倒的她站起来,从口袋中掏出一条手帕,擦去她脸上的沙砾和眼泪,温言以对。看她的方式就像一个音乐家看着自己的乐器,她觉得自己仿佛被看穿了,变成他的一部分。她被这高贵的人深深打动,在这短暂的相遇时刻,千代子已经从一个面对生命空虚的迷惘女孩,蜕变成为一个充满人生目标的人——她决心成为一名艺伎,只为了再度吸引会长那种男人的目光。

一次,12岁的千代遭受艺妓的嘲讽,在路边哭泣,她遇到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是个有着佛陀般脸孔的男人|主席。温柔的主席掏出一条手帕,拭去她脸上的沙砾和眼痕,主席的温柔体贴仿佛一束阳光,照进了小千代的心。就在这一刻,小千代似乎找到了活下去的动力,而正如她所说的,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再见他一面。就像文中小千代所说的:Every
step I have taken, since I was that child on the bridge,has been to
bring myself closer to you. 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接近你。

在老奶奶的葬礼上,千代子再度见到了实穗,实穗认出千代子并对她表示出极大的兴趣,还找机会约千代子去自己的置屋。在那里,实穗讲了一些初桃的旧事给千代子听,并指出她的个性像水一样,“水是不停流着的,它会随着它流经的物体而改变形状,无疑是最灵活一种元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