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只有一个,你觉得累坏了

看过以后才明白为什么有人担心迪卡普里奥会真的精神分裂。心理悬疑剧就是这样,无论怎样结束,都让你不能100%确定什么才是真正的起因与结果。
就像这句台词:Which would be worse?To live as a monster…or to die as a
good man.你怎么理解都可以。
编剧很厉害,如果我们认准了Teddy根本没疯,那我们大可认为这是一部简单的惊悚片,男主角最后没有能够逃离禁闭岛,恐怖的人体实验依旧在进行着。。。如果我们接受了Andrew确实是疯了,整个故事本身就是一个治疗过程,最终男主角选择了逃避现实,那么我们可以感慨人类对善良的追求是何等执着,而战争对参与者个体的毁灭是何等恐怖(据说越战后美国官兵自杀的人数远远超过越战期间阵亡的人数)。。。
当然,除了表面上Teddy和Andrew这两条已经快要让观众晕头转向的主线,我们也可以接受第三条线的说法,虽然这有点牵强:因为影片开始和结束都是德文歌曲,有人认为迪卡普里奥其实扮演的是那个在Teddy意识中开枪自杀没能成功的纳粹军官。脑部的损伤使他成为精神病患,幻想自己是个美国大兵,把屠杀的记忆转嫁为杀害自己的妻儿,从而开始了电影的第二条主线。因为如果他不能痊愈,就无法进行审判,因此医生们尽全力使他恢复正常。但最终他无法面对真相,选择了自杀——精神灭亡。
在一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里同时接触这么多的故事,很难说观众会觉得累坏了,还是赚到了。你的感觉是什么呢?

一部好的电影的前提条件之一:故事情节必须具有可信性,情节是圆满的,有合理最好是严密的逻辑发展使整个故事情节毫无漏洞的贯穿而成。虚拟的人物在虚拟的时间、地点发生的事情却是那么合情合理让人相信,至少这样才能感动观众,这样的电影才能让人思考人性,思考生命。
一部电影的结局可以留些空间,待观众自己去判断主人公的命运。但是很难想象整部电影的真实叙述可能是两种情况,如果一正一反的人物又可能是一反一正,那整个电影的意义又何在?导演到底要给观众传达什么呢?这样的电影不可能是一部好电影。豆瓣上的影评中有一部分认为这个故事有两种可能性,情节是开放的,观众愿意选择哪个就是那个,甚至有人坚持认为导演所导的就是一个阴谋论,坚称你们都不要被表面迷惑。我看了他们的评论,然后仔细又看了一遍电影,不得不坚定的说:实在不能苟同存在两种可能的真实情况或者Teddy
Daniels是正常人而存在一个医院诱迫他承认是精神病的阴谋论观点。真相只有一个,只有一种可能——也就是导演告诉我们的事实。禁闭岛(Shutter
Island)是一个充满真实、梦境、幻觉而又逻辑清晰严密的故事,梦境可以明显的判断出来,而幻觉和真实却要到真相大白时才能知道。最后的结局之所以令人惊诧,就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缘故,和第六感(Sixth
Sense)的叙述角度类似。这样电影的特点就像是个迷宫,你看到或许没看到一些不太合理的情节但是最后真相大白后,以前看到的不合理却又那么合理,从而造成一种完美的“被忽悠”体验。
我先来反驳为什么Teddy
Daniels的世界不可能是真实的。首先我们先注意Marshal这个词原意是军事用语元帅,最高指挥官。为什么他不说是警察而用这个带有军队性质的词呢?那些认为Teddy是真实的判断总是先入为主的站在Teddy是真实的情况下分析很多故事情节发生的原因,但是这种观点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没有考虑假如这是真的,精神病院安排种种措施大费周章的骗Teddy的动机是什么?动机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动机就无法自圆其说。只要我们仔细想想就能发现这种阴谋论是站不住脚的。他们的观点是精神病院需要病人,如果这样病人为什么一定要Teddy?精神病人多的是为什么需要大费周折的骗一个正常人?为什么精神病院会知道Teddy的家人死于火灾而他身受精神折磨?Teddy到了岛之后还做出种种骗局让他相信自己是精神病人,干嘛不直接拉去灯塔做实验就好了?有个情节,他的助手Chuch已经给他提示:Teddy研究这家精神病院而他又凑巧被派这里寻找失踪的Rachel又能找杀妻凶手Andrew
Laeddis?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多个偶然因素加上根本不必要的洗脑情节。阴谋论无法成立,因为这整个就是Teddy的胡思乱想,所以它才不合理。他幻想的故事有很多漏洞,比如他和Chuch说找到了George
Noyce,George后来去了一个监狱也不愿意回到精神病院,可是最后他又在C区见到了他,如果阴谋论成立,怎么解释George回到这里呢?一个产生情节断链的电影不可能是一部好电影。
让我们来还原真实的人物定位。Teddy Daniels的真实身份是Andrew
Laeddis,并没有他想象出来的纵火犯。Rachel
Solando,那个失踪的女病人并不存在,而是Andrew的老婆Dolores
Channal的凶手化身。这两对名字都是字母的再组合,Andrew不能接受Dolores杀死三个孩子从而杀了她,而他又深爱她所以无法承受他杀她这个事实,所以创造出Teddy
Daniels作为他善良正义又有道德感的化身,而Andrew
Laeddis就成为邪恶的凶手。而他深爱的Dolores婚前名Chana,幻化为Chuch作为他的partner。而在影片后面Andrew怀疑了Chuck不再相信他,可是又冒死去灯塔解救Chuck,就是表现他对爱妻又恨又爱又无法相信又不能抛弃的重重矛盾心理。Chuch的真实身份是Lester
Sheehan,Andrew的主治医生,他和Dr.
Cawley都希望能通过这次角色扮演让他正视现实而避免遭遇以Dr.
Naehring德国裔医生为代表的管理层决定的对他实行前脑叶蛋白切除。George
Noyce是一个重度精神病人,不是什么大学生社会主义人士,而且因为叫了Laeddis的名字而被Andrew暴扁一顿。
当我们明白了真相后再回头重新看一遍电影,就会发现有些细节处,在当初不明就里时显得莫名其妙,甚至有些观众可能没有注意,而这时就显得合情合理,而同时又能成为真相的佐证。相反,如果阴谋论成立,这些细节就无法获得合理的解释。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真相,往往才是最让人痛苦的。
事实是男主角Andrew因为疏忽,使他的妻子——他深爱的妻子一直承受精神病的折磨,最后导致了更大的悲剧。妻子亲手杀了他们的三个孩子,她求他让她自由,悲痛之下,他同样亲手结束自己最爱的人的生命。
人世间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吗?一日之内失去所有最爱的人,而且一切的根源都在于自己的疏忽大意!谁能接受这样的事实?!!经历这样大的打击,谁还能保持正常呢?
也许告诉自己一个新的故事,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卑微地自我保护会更好过些。所以他变成了Teddy,为了追查杀害他妻子的凶手奋战在这个禁闭岛上。
即便医生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助男主角的治疗,并且也曾经取得成效,但是一次次的反弹让我们知道事实对于Andrew来说有多痛苦,这个伤究竟有多深。
最后医生决定全景模仿Andrew的梦境,让他发现他的幻觉哪里是不符合事实的,最终唤醒成功唤醒了他。不得不说如果真如电影所描述的,两年来不离不弃地治疗,西方对于精神病人真的是很关注啊,又下血本,又花心思啊。
片尾医生跟Andrew聊天的时候,Andrew叫他Chuck,医生以为他又疯了,所以让男主进行了脑叶切除手术。
其实,最后Andrew跟医生说道Which would be worse,to live as a monster,or
to die as a good man?
说明他的确是清醒的,只是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与其每天受事实的折磨,不如给自己一条出路,忘记一切吧。
解脱,才是最好的出路。

网站地图xml地图